上一页 下一页

习近平的2020·三月:统筹两个大局,指挥两个战场

3月,习近平时刻关注ballbet贝博官网下载形势,始终把ballbet贝博官网下载防控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中南海 2小时前
头条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60

您好!魏碑书风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一般来时,我们把北魏的碑刻及造像记统称为“魏碑”,有时也可涵盖部分十六国和东魏、西魏、北齐、北周的碑刻。魏碑风格十分多样,笼统而言,可以从时间上分成两块:平城时期和洛阳时期。两者以孝文帝拓跋宏主持迁都洛阳(公元494)为分界。
整体来看,平城时期的碑刻结字更为奇古,因为上距汉魏不远,字形中隶书的孑遗还很多,典型者如《嵩高灵庙碑》《皇帝南巡之颂》《司马金龙妻钦文姬辰墓志》等,碑与碑之间风格差异较大。而迁洛之后,孝文帝力主汉化,书法也向南朝靠拢,风格渐趋统一,变得秀劲峻拔,这一时期典型的作品就有您举出的《张猛龙碑》《杨大眼造像记》,以及《张黑女碑》、一众元氏墓志等等。这是就整个社会的书写风格而言。
然而,即便洛阳时期的碑刻较之平城时期规整不少,但相比隋唐碑刻仍然堪称“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我想在这当中,刻工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刻工水平的差异,直接决定了从墨迹书写过渡到碑刻过程中,字体发生形变的多少。这一点在佛教造像记中体现的最明显。《杨大眼》属于著名的“龙门二十品”之一,二十品中有19处位于龙门石窟古阳洞内,它们的刻制时间或有先后,但彼此风格之大相径庭令人惊叹。这是因为佛教造像记往往直接由工匠书丹,有的甚至直接跳过书丹环节,取刀便刻。对人手而言,运刀的不可控性自然大于运笔,再加上石质的差异,最终呈现的效果必定是千姿百态。而像《张猛龙》这类巨大的石碑,它的刻制是相对成熟的,其风格在魏碑中并算不上“奇”,只是清代以来曝光度比较高而已。风格最统一的便是诸方皇家墓志,如《元倪》《元晖》《元淑》《司马显姿》《高湛》等,它们之所以风格接近,且大多端庄秀丽,便是因为身份高贵,书丹、刻制皆良工故也。
顺带一提,魏碑同时的书写习惯我们已经不难了解,可以参看《高昌墓表》(紫禁城出版社,2010),以及大同、洛阳等地出土的漆画题记。若资料零散难以找到,不妨购置一册已故的殷宪先生所著《北魏平城书迹》(文物出版社,2017),则可对经典碑刻之外的北魏书法拥有全面认识。
以上,谨供参考。

37

太平天国运动虽然有力的冲击了清朝封建政权在江西的统治势力,但是太平军与清军在江西各州县长时间的交战,其战火硝烟给江西社会和民众带来了严重的灾难和损失,而而清朝中央政府为了镇压这场运动,也采取了种种措施,其对江西近代经济产生了一定的破坏和影响。
首先表现在农业生产方面,北宋时期,江西的漕粮数量占全国总量的1/4,清雍正时期,在其谕旨中也曾出现“广东之米,取给于广西、江西、湖广”的描述,但是据江西各地的府县地方志记载,清军与太平军在江西交战,对当时的乡村破坏非常严重,人口死伤较多,田园荒废。而当时,湘军集团为了筹措军费,采取“筹饷以江西为本”的政策,使得当地农民陷入了极端的贫困。战争之后,由于沉重的赋税又是农民,得不到休养生息,几乎丧失了恢复发展农业生产力的机会和能力,曾有“鱼米之”乡鄱阳湖平原,在太平天国运动结束后,呈现出一片萧条景象。
其次,太平天国运动还阻碍了江西商品经济的发展。在中国封建社会的末期,江西形成了樟树、吴城等重要的工商业市镇,由于江西处在大运河——长江——赣江——大庾岭——珠江,这一古代社会的南北黄金水道之上,明清两代商业贸易,还是相对比较繁荣的。但是无论是太平天国运动时期,太平军在江西的巨额军费征收,还是还是恢复统治秩序后清政府厘金等税赋的征收,使货不能畅其流,从而抑制了江西的商业资本发展,削弱了民间工商业的发展后劲,从而阻碍了江西经济的发展。
简而言之,太平天国运动是近代江西走向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16

您好!这个问题是汉唐书法史中的关键问题。
至少在汉唐时代,并没有我们今天的专职“书法家”,没有文联、书法家协会一类的事物,后世所谓“书法家”在当时都是知识阶层,都是官员,而他们的地位是社会舆论给予的。
那么,舆论的推手有哪些人呢?按惯例,放一条史料。《颜氏家训·慕贤》载:
“梁孝元前在荆州,有丁觇者,洪亭民耳,颇善属文,殊工草隶,孝元书记,一皆使之。军府轻贱,多未之重,耻令子弟以为楷法,时云:‘丁君十纸,不敌王褒数字。’吾雅爱其手迹,常所宝持。孝元尝遣典签惠编送文章示萧祭酒,祭酒问云:‘君王比赐书翰,及写诗笔,殊为佳手,姓名为谁?那得都无声问?’编以实答。子云叹曰:‘此人后生无比,遂不为世所称,亦是奇事。’于是闻者少复刮目。稍仕至尚书仪曹郎,末为晋安王侍读,随王东下。及西台陷殁,简牍湮散,丁亦寻卒于扬州。前所轻者,后思一纸,不可得矣。”
简单解释一下。南朝梁时,有个出身寒微的人叫丁觇,他字写的很好,所以在元帝手下当书记官,负责抄写文书、档案,但起初并不为人所看重。后来,善书法的国子祭酒萧子云问传送文书的人:“书手是谁,我咋从没听说过?”待听说姓名后慨叹道:“这样的人没有名声,奇了怪了。”在这之后,世人对丁觇的态度发生大转变。后来丁觇去世,那些以前看不起他的人,想要得到一张丁觇抄写的信件都不能够了。
这件事生动说明像萧子云这样的士家大族成员方才具备品评书法的资格,而一般大众是没有评判资格,甚至没有鉴赏力的。品评书法的高峰出现在南朝时期,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虞龢《论书表》、王愔《文字志目》、袁昂《古今书评》、庾肩吾《书品》等一批书论出现,深刻地影响了后世对汉晋书法的印象,而这些书论家无一不是士族成员。至于唐,大书家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都是官品甚高的大学士,颜真卿更因其忠烈而被封神,影响这些评价的最大要因都是社会舆论。而后世接受的书法史便是这样层累造成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